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欢迎您来到河南商报汽车频道!今天是: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用车宝典 > 老司机必读

梦回鸣沙山 情牵月牙泉

来源:香港每日电讯 日期:2016-9-1 16:17:00 人气:11


   一支古曲一直被奏到今天 , 东西长约40公里的琴弦 ,沙砾发生的乐声不绝 ,悦耳、动听,甚至有时代感 ;南北宽达50米的水面 ,音符在清沏见底处游 ,神奇、跳跃,确实令人稀罕 ,月牙泉是鸣沙山的逗点 , 鸣沙山是月牙泉的余音 ,终于,戈壁上才出现成功者的合演的乐章 ; 游客与神仙 、新歌与古曲 ,骤然,多少趣味在人世增添。 

   公元2016年,敦煌的八月,炎热而漫长的夏季远远还没有结束,默默的背诵着陈运和老师的这首《鸣沙山与月牙泉》,“走一带一路  探文博盛会”全国重点新闻网站、手机报新媒体、网络大V大型采访团一行百余人,迫不及待地想扑入鸣沙山与月牙泉滚烫的怀抱。 

   车出敦煌市,转眼便已是连绵起伏的黄色沙丘。
   南行不过10里许,亚洲距离城市最近的沙漠——鸣沙山,有着“沙漠第一泉”之称的月牙泉,便已经眼前了。 
   在茫茫的沙海中,鸣沙山和三危山紧紧地环绕着一爿绿洲,一弯新月就安静地依偎在这大漠中的一爿绿洲里,睁着幽蓝的双眼欢迎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记者采访团。

 沙海之舟
    鸣沙山--月牙泉风景名胜区,位于甘肃省敦煌市城南5公里。古往今来以"山泉共处,沙水共生"的奇妙景观著称于世,被誉为"塞外风光之一绝",1994年被定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。鸣沙山、月牙泉与莫高窟艺术景观融为一体,是敦煌城南一脉相连的"二绝",成为享誉国内外的旅游胜地。
几座错落有致,线条优美的沙山,在夕阳的照射下,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。 

   山脊像一条连接蓝天的柔软丝带,又像是斧削了的锋刃,缓缓地向高处伸展,延入无尽的天际。一队队骆驼,载着来这里观光的游客,在沙海里蜿蜒穿行,一阵阵叮叮当当的驼铃声,随风飘入耳际,悦耳动听。 

    阳光之下,沙山阳面明亮的身影与沙山阴面暗淡的阴影,形成一明一暗的“阴阳脸”,棱角如刀刃,大漠旷野之下,景色之绝美,令人不得不赞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技艺。

   这就是鸣沙山。
   鸣沙山东西长40多公里,南北宽20多公里,方圆千余里。我们极目所及,只不过是其中的核心部分。
   阳光之下,鸣沙山犹如一串神奇灿烂的金字塔,巍峨耸立。
   采访团的记者们,穿戴好防护衣物,听同行的每日甘肃网记者讲完注意事项后,便随着熙熙攘攘的游客,根据自己的目的地,或月牙泉、或鸣沙山,前去探秘。
   带着相机、手机,我也前往月牙泉,在途中的唯一一棵大树下,我看到了一小股细细的泉水,泉水的源头,是一个小小的泉眼在往外涌水,涌出的水将沙子顶了起来,像一个小小的趵突泉,这个小小的景观,引得许多游人驻足观看。


  月牙泉
    看到了月牙泉,沙海之中,一弯清泉,涟漪萦回,碧如翡翠。泉在流沙中,干旱不枯竭,风吹沙不落,颇为奇观。月牙形的清泉,泉水湛蓝,如翡翠般镶嵌在金子般的沙丘上。泉边芦苇茂密,微风起伏,碧波荡漾,水映沙山,颇为奇观。对于月牙泉千年遇烈风而不为沙掩盖的不解之谜,有许多说法。有人认为,这一带可能是原党河河湾,是敦煌绿洲的一部分,由于沙丘移动,水道变化,遂成为单独的水体。因为地势低,渗流在地下的水不断向泉内补充,使之涓流不息,天旱不涸。这种解释似可看作是月牙泉没有消失的一个原因,但却无法说明为何飞沙不落月牙泉。
   月牙泉最像初五的一弯新月,落在黄沙里。泉水清凉澄明,味美甘甜,在沙山的怀抱中娴静地躺了几千年,虽常常受到狂风凶沙的袭击,却依然碧波荡漾,水声潺潺,是当之无愧的沙漠第一泉!
   月牙泉,梦一般的谜,千百年来不为流沙而淹没,不因干旱而枯竭。在茫茫大漠中有此一泉,在黑风黄沙中有此一水,在满目荒凉中有此一景,深得天地之韵律,造化之神奇,令人神醉情驰。
   月牙泉边,有一位老人,听工作人员讲,他是这里的原住民,月牙泉就像他的儿女一样,他每隔几天就会来一趟,围着月牙泉走一圈。看到围到身边的游人越来越多,老人兴致顿起,便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月牙泉、鸣沙山的一个故事:从前,这里没有鸣沙山也没有月牙泉,而有一座雷音寺。有一年四月初八,寺里举行一年一度的浴佛节,善男信女都在寺里烧香敬佛,顶礼膜拜。当佛事活动进行到敦煌月牙泉秋色。
   “洒圣水”时,住持方丈端出一碗雷音寺祖传圣水,放在寺庙门前。忽听一位外道术士大声挑战,要与住持方丈斗法比高低。只见术士挥剑作法,口中念念有词,霎时间,天昏地暗,狂风大作,黄沙铺天盖地而来,把雷音寺埋在沙底。奇怪的是寺庙门前那碗圣水却安然无恙,还放在原地,术士又使出浑身法术往碗内填沙,但任   凭妖术多大,碗内始终不进一颗沙粒。直至碗周围形成一座沙山,圣水碗还是安然如故。术士无奈,只好悻悻离去。刚走了几步,忽听轰隆一声,那碗圣水半边倾斜变成一弯清泉,术士变成一滩黑色顽石。原来这碗圣水本是佛祖释迦牟尼赐予雷音寺住持,世代相传,专为人们消病除灾的,故称“圣水”。由于外道术士作孽残害生灵,便显灵惩罚,使碗倾泉涌,形成了月牙泉。

载客的驼队
    听完了老人讲述的故事,我挥手告别老人家,走近了骆驼骑乘处,太阳下的骆驼们懒洋洋地撅着屁股,屈着高大的前脚跪在沙漠里,足有上千百峰。每峰骆驼都编了号,且配有鞍、镫。游人走过,骆驼的主人必定热情地招呼你“骑骆驼游览鸣沙山”。一俟大家坐上骆驼,安顿妥帖后,主人便大喝一声,骆驼就十分听话的乖乖地站立起来,一路驼铃,慢条斯理地迎着风沙行进。
   我跟着驼队上了沙丘,走在沙子的海洋里,浅一脚深一脚地前行。“防沙鞋”上所系的带子,不时地松懈和脱落下来,不一会,鞋和袜子里全灌满了黄金般的沙子。
鸣沙山的沙子柔软而细刷,呈现出紫、红、黄、白、黑多种颜色。从山麓至山头,沙子渐次变得更细更柔。手握一把,轻轻一捏,无泥无尘,犹如用清水反复淘洗过的金沙一般。
   远远望去,一队队骆驼,在远处的沙海和蓝天交际处蜿蜒而行,蓝色的天、黄色的沙,形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。鸣沙山虽然没有高耸入云的奇伟,也缺乏逶迤磅礴的气势。但是,攀登其上,滚烫的沙海,刚劲的沙风,博大的包容,深刻吸纳……却无不是独一无二的受用!
   在夕阳的抚慰下,听风登山,我慢慢地朝着目标蠕动、前行,一步步走向一幅未知世界的神秘画图,定格于一种天地所蕴含的无言大美之中,似乎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深邃精神与物质之外的内在力量。
   站在蓝天白云下的鸣沙山沙海,我举目四望,看着沙山的菱角,在阳光下勾勒出一道道线条,柔软而精美。自然的画笔,在这沙漠之中,用蓝、黄二色,就画出了一幅传世之作,或勾勒、或涂抹、或着色、或速写,将鸣沙山的壮阔、沟壑、山峰、平原,尽情的挥洒。让蓝天下的黄沙、还有在黄沙中行走的骆驼,成为让世界为之痴狂的国画。 
   千万年来,狂风也曾肆虐,暴雨也曾倾盆,但这沙山依旧,这沙泉照存!
   有智者云:在大漠里,一个人常常会不经意间的回到童年的天真。
   所以我希望,鸣沙山月牙泉的传奇会成为永恒的奇迹,让人们浮躁的心情得以冷静,让我们依然保持童心。
本文网址:http://qiche.shangbw.com/show.asp?id=625